p3vts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討論-第三十三章 惡魔閲讀-c9ks6


餘燼之銃
小說推薦餘燼之銃余烬之铳
马车在离温彻斯特事务所不远的街口停下,它刻意保持着距离,不远也不近。车窗被拉开,露出了半张脸,在这之后的阴暗里显露出了伯劳的脸,他窥视着事务所,随后将视线移了回来。
“他们看起来都蛮高兴的……大概吧。”
伯劳有些不确定地说道。
他没事也会经过事务所的门口,但和伊芙的心态不太一样,每次伯劳的路过都显得几分刻意,虽然过去了这么久,可他依旧觉得洛伦佐这样的一个怪物能如此平凡地住在这里,总有些不可思议。
在凡露徳夫人离开前,房间的灯光也算不上明亮,大概只有客厅有些许的光点,随着凡露徳夫人的离开后,洛伦佐便彻底放飞了自我,凭借着猎魔人的视力,他几乎很少开灯,就此事务所陷入了黑暗之中。
很多路人也曾对此窃窃私语,怀疑这里到底还没有住人,但今天有些不一样了,事务所内灯火通明,好像点亮了所有的灯光。
“所以这休假怎么回事?这么突然?”伯劳接着追问道。
以净除机关的结构构成,人手永远处于缺失状态,所以绝大部分时间净除机关的成员都没有什么休假可言,唯一勉强算得上休假的东西,还是在与妖魔作战后的恢复期间,大家会在医院里享受到难得的平静。
说实话,净除机关还真得算是一个黑心工厂,更糟糕的是这个厂子进来容易出去难。
伯劳对于这突然的假期起了疑惑,一两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,但居然是那几个家伙被批假,还有这聚集的地方,以及现在这个时间点的休假,这一切的一切不得不让伯劳感到疑惑。
马车内的另一个人没有回话,亚瑟的面庞也隐藏在黑暗中,他看向窗外,凝视着事务所,停顿了很久,才缓缓讲道。
善良 的 死神
“伯劳,我们成功了。”
“成功什么?”
伯劳听不懂亚瑟的话,他整个人莫名奇妙的,就像一个偷窥狂。
亚瑟则满不在乎地说道。
“我们成功地把恶魔关了起来,还在他的脖子上套紧了锁链。”
……
“终于……结束了。”
伊芙的身影摇摇晃晃,说完这句话后她就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,无力跪坐在了地毯之上。
她现在的心情蛮奇妙的,一瞬间理解了劳动人民的辛勤,并未自己之前起床不叠被子的行为深感愧疚。
视角拉远,会发现客厅的沙发上已经坐满了人,为了让这事务所变得适合人类居住,大家伙都累的够呛。
洛伦佐在几人之前跑来跑去,作为今天大扫除的受益人,他一路端茶倒水,给几位卖力气的好大哥揉腿锤腰。
“用点力……用点力!没吃饭吗?”
红隼一条撘在洛伦佐的身上,像个大爷一样发号施令,而洛伦佐由于这情景也只能赔笑地揉捏,虽然他有能力直接掰断红隼的腿。
“其他的屋子不需要收拾吗?”
塞琉擦了擦汗,在和洛伦佐大致地讲完行程后,她也加入了扫除之中,虽然没干多少力气活,但也给她累出了汗。
“这倒不用了。”
洛伦佐看了眼一楼那个不起眼的房门,在那之后便是凡露徳夫人的房间,和希格的房间一样,在她离开后,洛伦佐简单地处理了一下,然后便把门封上了,几乎没有再打开过,如果塞琉不提这些,他都快忘了这个房子还是蛮大的。
“各位还有什么需要的吗?”
洛伦佐微笑的像个服务员,端着没擦干净的盘子走来走去。
大概是很累的原因,谁都没理他,伊芙爬了起来,和塞琉坐在了一起,她们两个体型较小,一个沙发倒挤的下,其他的位置则被红隼和赫尔克里坐满了,洛伦佐只能搬个小凳子,就像受气一样坐在一边。
“伯劳什么时候来?”
红隼又问道,他记得今天伯劳也会来的,可从早上到现在,那个家伙都毫无踪迹。
“大概会在开饭时来吧,他踩饭点还是蛮准的。”
蓝翡翠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她身上系着围裙,身后冒着阵阵热气。蓝翡翠是这几个人里唯一一个会做饭的。
“那就先别管他了。”
洛伦佐看了眼蓝翡翠,今天不仅是事务所的从垃圾堆里的重生,还是自凡露徳夫人离开后,第一次有人在这里做饭。
说来惭愧,自从独居后,洛伦佐的饮食便被各种快餐外卖所吞没,厨房对于他而言变成了一个加热昨天剩饭的场地。
可能是要将庆祝贯彻到底的原则,这几个人一直没有离开,收拾完房间后还做起了饭,看样子还要吃一顿再走。
事务所内的活人多了起来,冰冷的空气也变得温热了很多,洛伦佐起初还有些不适,现在习惯了很多。
洛伦佐看了一圈,他突然意识到这应该是自他搬进这里以来,第一次在家里接待这么多人。
通常这个客厅里只会有洛伦佐、凡露徳夫人还有希格,他们三个人还因为作息等原因,很难聚到一起,上一次有这么多人的时候,还是神诞日,那天塞琉来到这里和洛伦佐一起度过了节日。
过了这么久,洛伦佐一时间有了些许的恍惚感,好像一切就在昨天,但昨天已经回不去了。
欢愉过后,客厅也渐渐地陷入了平静,伊芙看起来是真的累到了,昏昏欲睡地靠在了一边,其他人也没了声息,就连波洛都老实了下来,缩在柜子底下没了声音。
“这让我想起了,我们之前一起住的日子。”
红隼突然说道,他仰着头,看着灰白的天花板。
洛伦佐知道他在说什么,之前他曾和红隼这几个人在梅林的古堡一起住过一段时间,在那个鬼地方什么都要靠自己,洛伦佐每天都在砍柴。
“啊……也不知道乔伊怎么样了。”
红隼有些想念乔伊,作为幸运的红隼,他的同事换代的都很快,除了乔伊,他们两个共事很久了,红隼甚至都一度认为乔伊打破了这个见鬼的诅咒,可在那场仿佛没有尽头的暴风雨里,红隼还是失去了这位朋友。
乔伊具体情况他不清楚,在被从积水里捞出来时他还有着些许的气息,但被重度侵蚀的原因,他就像之前的加拉哈德一样,进了黑山医院后便再也没有了消息,就像死了一样。
交流好书,关注vx公众号.【书友大本营】。现在关注,可领现金红包!
红隼的话令气氛压抑了不少,享受完轻松与愉悦后,令人难过的事便蜂拥而至,其中感触最深的大概就是洛伦佐了。
这个房子迎来了很多新客人,也永远地失去了一些熟悉的面孔。
这样想着,蓝翡翠端着热腾腾的盘子走了进来。
“可以吃了。”
“噢噢噢噢!”
红隼当即发出一阵鬼叫,从沙发上翻了起来,动作利落、迅速,不禁让人思考他刚刚到底有没有在伤感。
“所以你这种人还真是好生养啊。”伊芙评价道。
“那咋办嘛?只能多吃饭多砍妖魔喽。”红隼直接叉起一块肉塞进了嘴里。
“你们尝一尝吧,我实际上也很久没做饭了,一般都是在哨站解决的。”
蓝翡翠坐在沙发的扶手上,依旧是那副淡然的样子。
净除机关虽然是个黑心工厂,但为了能更好地压榨员工的价值,它们还是提供住宿和饮食的,还有免费的医疗,当然附带的还有和赫尔克里类似的死亡合同。
“要说些什么吗?”
赫尔克里问,他也爬了起来,这种热闹的氛围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,仔细想想过往大部分的时间里,赫尔克里真就如老鼠一样躲在阴暗的角落里,能交流的东西除了手下就只有波洛了。
“你来想想?”
塞琉对洛伦佐说道,她从厨房拿来了杯子,递给了其他人,顺手还撬开了一瓶酒。这是从斯图亚特家带过来的上等货,比洛伦佐那种地摊货不知道强了多少。
“我?”
“好歹也是这个房子的主人,不应该吗?”
“啊……”
洛伦佐陷入了沉思,他还真被问住了,脑海里一瞬间也闪过几句话,但却被他否决。
根除妖魔?这种欢乐的时光讲这种话难免有些杀气氛,那么说些什么呢?敬乔伊、还有那些死去的人?好像也不太对。
洛伦佐看了看着几张脸,他想起了在邮轮上的日子,那时大家在同一个屋檐下,看着书讲着烂话,那时洛伦佐感觉真不错,他有时候都会产生一种不该有的奢望,他希望这样的宁静能持续到永恒,这场航行永没有尽头……
“敬现在。”
洛伦佐想到了,他举起酒杯。
……
“你……说什么?”
伯劳没听懂亚瑟的话,只感觉自己这个上司现在有些莫名奇妙。
“你还记得你最开始和洛伦佐接触的时候吗?你觉得和现在的他比起来,他有什么变化了吗?”亚瑟问道。
“变化?”伯劳嘟囔了一下,回忆着过去,“大概是变得更像个人了?”
伯劳还记得最初时的洛伦佐,整个人妥妥一杀人狂,性格阴暗的不行,哪怕是伯劳的超好用工具人,伯劳也不愿和洛伦佐有过多的接触,可现在他倒没当初那么抵触了,有种犯人洗心革面的感觉。
“伯劳,我起初真的很恐惧洛伦佐,当时我们在破碎穹顶上进行过一次谈判,关于火车难题,以洛伦佐当时的作答来看,为了根除妖魔他可以献上一切……虽然现在也没有太大的变化,但那时的他真的难以让人感到他是个好人,反而像一个专杀妖魔的……恶魔?”
亚瑟絮絮叨叨了起来。
“我觉得应该有什么东西束缚着我们,哪怕我们已经化身为了怪物,但那时的洛伦佐没有这样的束缚,他也在后续的战斗中证明了这一点。”
想到这里亚瑟不禁还是有些怒气,但也只是短短一瞬而已。
“那时为了制衡劳伦斯,洛伦佐差一点就杀了伊芙……后来便是斯图亚特公爵的那些事,我还为此嘲笑过他一阵,说他是个卑劣的小人,嘴上的大道理也只是虚伪的假象,火车来临时,他也是个犹豫不决的家伙。
可虽然嘴上那么说,但我心底还是蛮开心的,这证明洛伦佐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,至少斯图亚特公爵多少成为了他人性的束缚。”
回忆着和洛伦佐的经历,亚瑟发现这些回忆基本都糟糕透顶。
他眯着眼又问道。
“那么现在想想,回到当初那个夜晚,伯劳,你觉得洛伦佐还会为了制衡劳伦斯,轻而易举地牺牲伊芙吗?不止是伊芙,这个目标可以换成任何一个人,你觉得他还会那么做吗?”
伯劳沉默了下来,他思考了一阵,刚准备说却被亚瑟打断。
“我想他不会那么做了。”
亚瑟斩钉截铁地说道。
“我看过伊芙的任务报告,以当时玛鲁里港口的状况,能有人生还就是万幸了,但洛伦佐没有让任何一个人死,全员无损地活着回来了,而当时劳伦斯也在场。”
声音回荡在狭小的马车里,伯劳有些愣住了,他也没想到居然过了这么久,改变了这么多。
“说到底无论是理想还是愿望、追求、目标等等,这些东西都是我们欲望的极致化身,只不过形容的词汇不同了而已,在这之前洛伦佐就是欲望的奴隶,为了他的欲望他不介意变成所谓的恶魔,或者说比恶魔更可怕的存在。
但遗憾的是,这种事无法避免,我每个人都是欲望的奴隶,但至少现在,我们稍微地改变了洛伦佐。”
亚瑟看向灯火通明的事务所,这是他批假的一大原因。
“他曾经是个冷血的恶魔,但现在他被幸福的牢笼囚禁了。”
“你……为什么要这么做呢?”
伯劳有些不明白,现在的洛伦佐确实不错,相处都能变得更加安心些了,可他想不明白亚瑟如此费心做这些到底是要干嘛……这么看的话,他一早就在试着改变洛伦佐。
“为了这个世界,为了我们所有人。
现在洛伦佐已经品尝了美好,为了这些能维系下去,他会不折手段地阻止黑暗的到来,这就足够了。”
亚瑟的声音冰冷无情。
这是阴谋?还是诡计?伯劳此刻也有些想不明白了,但他觉得这应该是好的,一件好事。
恶魔褪去了鳞甲,显露出原本的人性。
不知为何此刻语言变得有些匮乏,伯劳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他只想快点逃离这个谈话。
“我先走了。”
伯劳说着推开了车门,走入了事务所中,亚瑟则如之前一样,沉默地凝视着事务所,听着其中传来的欢声笑语。
这美好越是升腾,这牢笼便越发地沉重,而被囚禁的洛伦佐,心甘情愿。



近期文章


近期留言